• 中国养羊网|中国养羊行业第一门户网站
  • 五月麦香

    发布日期:2022-01-13 18:0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    爹在晒坝里拼起两根高脚条凳,条凳上五花大绑一块石板。他双手抱了麦秸秆的一头,双臂在空中抡出一个大圆,麦穗重重撞在石板上,声音闷沉。麦秸秆的喊痛、初生麦子的鲜香和爹飞溅的汗水,绘出五月村庄的活力。

      麦子晒干,水全的磨坊外就排起了长队。麻雀在磨坊外的电线上叽叽喳喳叫唤。磨坊里,麦香如水一样从轰鸣的机器口流淌出来,又雾一样弥散开。墙面的沟沟缝缝,墙角的蜘蛛残网,屋顶的电灯泡都白了,我们抹了地上的面粉打花脸,全都成了白头翁。

      磨面的人蚂蚁一样来,蚂蚁一样去。得了空儿,水全正好做挂面,机器压出一根根面条,像纺线一样长。面条做好,挂到磨坊外的向阳处,等他转身进了磨坊,我们鸟儿一样溜出来偷面条,掐走一些小截儿,塞进嘴里,咔嚓咔嚓嚼得作响。

      磨坊挨着“白毛儿”家,“白毛儿”和弟弟望着面条,干吞口水,不敢动那面条。他家虽然穷,但也要脸面。

      麻雀把面条啄落一地。我们背了新麦兑换面条,两斤兑一斤。水全知道“白毛儿”家的麦子是断不敢兑面条的,因为净面条不当顿,所以他将地上的面条拣起来,吹吹灰,分给“白毛儿”的娘一些,“白毛儿”的娘收下,连声道谢,眼窝里有了老泪。这天晚上,面条的鲜香,也从“白毛儿”家的灶房升起,随着炊烟飘向了远方。

      面粉回家,锅烧烫,新榨的菜籽油冒出青烟,我娘做起最拿手的油炸坨坨:面粉调浆,小葱切末,撒半把花椒,拌两勺豆瓣酱,哧溜入锅,铁锅滚热的胸膛慢慢酥软了面团的身体。摊面花儿时,加葱与青花椒,调成稀糊,在锅里擀开,青青白白,裹上酸菜,配鸡枞菌鸡蛋汤,那叫一个鲜香;也可以将面疙瘩扯进烧开的米锅,一顿早餐有干有稀,我和妹妹常在碗里刨得稀里哗啦……

      而今,村庄只剩下留守的老人和孩子。麦地依然在,却清一色都种了油菜。种油菜颇省力,帆布抻开,一抖,油菜籽落进布里,老人也能收割。种麦子是累活,需要青壮劳力,老人们受不了割麦、捆扎、运输、抡圆双臂在石头上一粒粒砸下麦粒的艰辛。

      几年前,关中“麦客”把收麦机开到了庄上。庄上的地沟沟坎坎,收麦机根本没法大施拳脚,只能黯然退场,麦子也默默退了场。

      庄上,麦地空空,水全的磨坊有些孤独。新麦的鲜香不再从磨坊飘出来,不再从挂面架上流下来。离开村庄后,我家那口做出过各种面食的大铁锅也已埋进了倒塌的土墙里。初入城市,那些琳琅满目的西饼摆在玻璃橱窗中,造型精美、奇香扑鼻,可有一天,我竟觉得它们那样木愣,没有灵魂。

      麦香与牧歌已经裹挟进时间的洪流,子弹一样飞速逝去。此番回乡,我像海子一样,“孤独一人坐下,在五月的麦地,梦想众兄弟……”恍惚中,眼前又出现了一片麦浪,云彩清幽的天空,淡淡明朗。水全磨坊外的麻雀飞起来了,麦子的香味在辽阔的田野婉转飘荡,和着麻雀的歌,和着金色的夕阳。

      爹在晒坝里拼起两根高脚条凳,条凳上五花大绑一块石板。他双手抱了麦秸秆的一头,双臂在空中抡出一个大圆,麦穗重重撞在石板上,声音闷沉。麦秸秆的喊痛、初生麦子的鲜香和爹飞溅的汗水,绘出五月村庄的活力。

      麦子晒干,水全的磨坊外就排起了长队。麻雀在磨坊外的电线上叽叽喳喳叫唤。磨坊里,麦香如水一样从轰鸣的机器口流淌出来,又雾一样弥散开。墙面的沟沟缝缝,墙角的蜘蛛残网,屋顶的电灯泡都白了,我们抹了地上的面粉打花脸,全都成了白头翁。

      磨面的人蚂蚁一样来,蚂蚁一样去。得了空儿,水全正好做挂面,机器压出一根根面条,像纺线一样长。面条做好,挂到磨坊外的向阳处,等他转身进了磨坊,我们鸟儿一样溜出来偷面条,掐走一些小截儿,塞进嘴里,咔嚓咔嚓嚼得作响。

      磨坊挨着“白毛儿”家,“白毛儿”和弟弟望着面条,干吞口水,不敢动那面条。他家虽然穷,但也要脸面。

      麻雀把面条啄落一地。我们背了新麦兑换面条,两斤兑一斤。水全知道“白毛儿”家的麦子是断不敢兑面条的,因为净面条不当顿,所以他将地上的面条拣起来,吹吹灰,分给“白毛儿”的娘一些,“白毛儿”的娘收下,连声道谢,眼窝里有了老泪。这天晚上,面条的鲜香,也从“白毛儿”家的灶房升起,随着炊烟飘向了远方。

      面粉回家,锅烧烫,新榨的菜籽油冒出青烟,我娘做起最拿手的油炸坨坨:面粉调浆,小葱切末,撒半把花椒,拌两勺豆瓣酱,哧溜入锅,铁锅滚热的胸膛慢慢酥软了面团的身体。摊面花儿时,加葱与青花椒,调成稀糊,在锅里擀开,青青白白,裹上酸菜,配鸡枞菌鸡蛋汤,那叫一个鲜香;也可以将面疙瘩扯进烧开的米锅,一顿早餐有干有稀,我和妹妹常在碗里刨得稀里哗啦……

      而今,村庄只剩下留守的老人和孩子。麦地依然在,却清一色都种了油菜。种油菜颇省力,帆布抻开,一抖,油菜籽落进布里,老人也能收割。种麦子是累活,需要青壮劳力,老人们受不了割麦、捆扎、运输、抡圆双臂在石头上一粒粒砸下麦粒的艰辛。

      几年前,关中“麦客”把收麦机开到了庄上。庄上的地沟沟坎坎,收麦机根本没法大施拳脚,只能黯然退场,麦子也默默退了场。

      庄上,麦地空空,水全的磨坊有些孤独。新麦的鲜香不再从磨坊飘出来,不再从挂面架上流下来。离开村庄后,我家那口做出过各种面食的大铁锅也已埋进了倒塌的土墙里。初入城市,那些琳琅满目的西饼摆在玻璃橱窗中,造型精美、奇香扑鼻,可有一天,我竟觉得它们那样木愣,没有灵魂。

      麦香与牧歌已经裹挟进时间的洪流,子弹一样飞速逝去。此番回乡,我像海子一样,“孤独一人坐下,在五月的麦地,梦想众兄弟……”恍惚中,眼前又出现了一片麦浪,云彩清幽的天空,淡淡明朗。水全磨坊外的麻雀飞起来了,麦子的香味在辽阔的田野婉转飘荡,和着麻雀的歌,和着金色的夕阳。